大家好我是LT
平常就畫畫原創和同人圖,也可能剪剪影片
吃的CP很多基本很難雷
最近嚴重掉盾鐵與Newtmas
很歡迎跟我聊天or發廚

Mistletoe:

【盾铁】算个段子吧。

 

托尼醒来时,浑身像被重型机车碾过,脑子里一团浆糊,粘稠凝固。突然,一道温热的鼻息喷在后颈,他猛地转过身,吓破了胆。他全身的汗毛直立,仿佛见到了鬼。不过躺在他面前的倒不是鬼,而是半裸的美国队长,活生生的人体艺术雕像。

 

托尼花了点时间恢复了呼吸,颤抖着手,掀开被子,把脑袋钻进去看了看——都是光着的,还有一股热烘烘的味儿(别问什么味道,你们猜?)……他躺在枕头上摊平了,像一块等待风干的鱿鱼。眼睛怔怔地望着天花板,一动不动。这种属于大干了一场后的疲乏感他很熟悉,屁股后面也有点火辣辣的。总之,很明显,他跟美国队长睡了,还被人上了,但至于他有没有把美国队长也压在身下上一次,一点也记不得了。

 

谁来给我一枪?托尼抬手重重地搓了把脸。他不自觉扭过头,又看了一眼史蒂夫。对方还在熟睡,白花花的胸肌随着平稳的呼吸上下起伏,上面还有个淡色的牙印。好吧,如果能在四倍恢复力的美国队长身上留下个隔夜的牙印,下嘴一定不轻。长长的睫毛盖住了眼睑,脸部的肌肉全然放松,完全没有了平时威严的模样,轮廓柔和,唯有眉骨鼻梁仍然棱角分明,鼻尖高挺。没人会不爱看这样一张脸,尤其是早就对美国队长动了点小心思的托尼。他眼睛眯了起来,目光柔软,心里仿佛下了一场彩虹糖雨。

 

不过,他深知不管沉睡中的狮子是多么温柔安静,那都是错觉,一旦醒来,终归是洪水猛兽。天才的大脑在此刻飞速运转,分析现下形势,做出合理假设:

 

1、美国队长醒来,发现自己和队友一起酒后乱性,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严重后果,队友做不成了,小团体也呆不下去了,复仇者联盟解散,外星人入侵,GAME OVER。

 

2、美国队长醒来,想起昨夜自己没喝仙宫蜜酒,只有队友喝了。队友诗兴大发,念了几首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打动了美国队长。队长跟着队友进了房,队友随即脱衣脱裤,摇摇摆摆,把不谙世事的老古董拐上了床,互相榨干。现在清醒过来,实在觉得两个人太不成体统。不过既然发生了肉体关系,还是要好好负责,不如我就把队友娶回家好了。以下进入分支情况分析:A、队友同意了,步入婚姻殿堂,然而发现两个人并不相爱,也不合适,与其勉强,不如各自解脱。接着离婚,队友做不成了,小团体也呆不下去了,复仇者联盟解散,外星人入侵,GAME OVER。B、队友不同意队长的求婚,两个人从此一见面就尴尬,一尴尬就不搭理,久而久之,队友做不成了,小团体也呆不下去了,复仇者联盟解散,外星人入侵,GAME OVER。

 

3、不管谁喝了酒,谁没喝酒,两人昨夜借酒发疯,激情燃烧,干柴烈火,稀里糊涂进了房间,遵循本能干了一晚。早上起来,你侬我侬,我挺爱你,你醒来后告诉我你也爱我。……虽然没有正当理由,但鉴于概率太低,还是GAME OVER吧。

 

所以,既然都是GAME OVER了……我还是赶紧跑路吧,这样美国队长可以当是他自己发了一场春梦(可能吗?)。托尼说做就做,贴着床单,一点点往外挪着,接着落到了地板上。他为了这小小的成功,长吁了口气。一抬头,看到床头柜上贴了一张显眼的便条,他好奇地瞟了一眼,上面写道:“就知道你要逃跑,给我好好待着,我还有话没说,你可以叫醒我了。”托尼古怪地看了看床上的人,眼睛还闭着。他甩甩脑袋,不管不顾,在地毯上爬了几步,去捡自己的衣服。他的黑色内裤上,也有一张便条,“你怎么这么不听话?战斗时不听话就算了,怎么睡个觉也这样。你就不想听听我怎么说?”

 

神经病啊!托尼在心里呐喊着,把纸条扯开丢远。套上衣服,发现拖鞋里也有一张,“你能跑哪儿去?你以为我不记得我昨晚是跟托尼·斯塔克睡的?你趴在我身上说了很多话,你就不想和我一起看看录像回放?我从没见过那么可爱的你。”

 

托尼忿忿地把纸条撕碎,鞋也懒得穿了,快步向门口走去。结果门上还有一张,“你昨晚说喜欢我,你不想听我的回答吗?”托尼又羞又恼,一脚踹在门板上,忘了自己没穿鞋,磕着了脚趾头,疼得直咧嘴。身后传来一声轻笑,托尼转过身,史蒂夫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看着他发笑。

 

“你笑个屁啊!”

 

史蒂夫还是笑,金发乱翘,面容白净,带着几分少年气息,“我没想到,醒来后听到你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

 

托尼抬手戳了戳门板上的便签,振振有词,“你胡扯,我不相信我昨晚说了这种话。”

 

“你说了,你可以问星期五。”

 

“Boss,需要我为你回放——”

 

“不需要,滚蛋!”

 

“我猜这是让我静音的意思?”

 

“是的是的是的,静音!”

 

“托尼,你害羞的方式真特别。”史蒂夫的眼睛闪着盈盈的光,语气宠溺。他拍拍床单,带着点哄骗的意味说:“你过来,我这就告诉你我是怎么想的。”

 

托尼自然是早就从史蒂夫这暧昧亲昵的态度里读出了事情的发展走向,他在心里盘算着,不是吧?所以真的是概率最小的那个结局?说好的墨菲定律呢?这不科学。

 

“托尼?”史蒂夫歪着脑袋催促着。

 

小胡子装作不情不愿地挪动步子,蹭了过去。刚在床边站定,一只手就抓住了他的胳膊,眼前天旋地转,不到一秒,他就被史蒂夫压在了床头。托尼呼吸紊乱,喘着气问:“你是不是假的美国队长?有什么反派人物钻进你的身体里了吗?”

 

史蒂夫低下头,鼻尖戳在托尼的鼻尖上,交换着呼吸,“你提醒了我。大多数反派人物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自我膨胀。”手指描绘着托尼的眉毛,滑到眼角,“是你让我膨胀了,托尼,你昨晚大概说了五十遍‘我喜欢你’。”

 

“不可能。”托尼说完就一撇头,作势又要跑。

 

“嘿,嘿。”史蒂夫把人压回来,手臂箍住腰,“听我说——”

 

托尼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屏息凝神地望着史蒂夫的一双蓝眼。史蒂夫被对方满脸期待的神情击中,心里软趴趴的,全身化成一滩水,“我爱你。”他利落又温柔地说。“所以别跑了,我是你的。”

 

托尼抬手圈住史蒂夫的脖子,沉默着吸上了对方的嘴唇。

 

Fin.

评论
热度 ( 411 )

© LT | Powered by LOFTER